用户名:
密 码:
验证码:
德国文学翻译活动见闻与思考——沈锡良
2016.12.05
分享到:
 
 
一、LCB活动
  LCB简介
  Literarisches Colloquium Berlin e.V.,eingetragener Verein,已登记注册的协会或学会,官方的好像译为“柏林文学沙龙”,也有翻译成“柏林文学研究会”,已拥有50多年的历史,成立于1963年,使用的是福特基金会的资助,运作由柏林市政府负责,是一家公共机构,位于万湖,风景秀丽,在高耸入云的大树后面隐藏着一栋庄严雄伟的建筑物。关于这栋楼还有点故事,大家不妨一听,该楼新建于1885年,迄今已有131年的历史,一家水泥厂老板买下了位于万湖边上的地产后请建筑师建造的,老板去世后,他的孙子住在那里,但他将其中一部分借给了某银行家,这个银行家是谁呢,他是Carl Zuckmayer母亲的一个堂兄弟或是表兄弟,楚克迈耶在1929年获得过德国文学最高奖毕希纳奖,这位德国著名的剧作家前半生可谓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希特勒统治德国,他在1933年流亡奥地利,1938年德国军队占领奥地利后流亡瑞士,1939年流亡美国。1946年加入美国籍。1958年定居瑞士,后在1966年加入瑞士籍。他在万湖的这个城堡里,那是1925年的夏天,创作了一部喜剧《欢乐的葡萄园》。后来有个实业家搬进来了,但住进来没几年就搬走了,因为他要远离纳粹,并在1938年离开了德国。1934年有个教授买下了这栋房子,1935年流亡英国,他的财产被没收,到1953年才物归原主。纳粹时期房屋主人更换很频繁,从1942年开始到1945年战争结束为帝国海军所有。1945年先是美国部队驻扎在此,后来这里成了赌场饭店。安娜·西格斯(Anna Seghers)从墨西哥流亡回来,曾经在1947年在这里居住过几个月。之后这里经营每况愈下。1960年房产所有者将此房产卖给了柏林市政府。之后,这栋楼进行过修缮,1962年四七社在此举行会议。1963年,柏林文学沙龙在此成立,并成了该会的所在地。从一个房子主人的不断更换,看到了这个国家的历史,在座的恐怕很多也去过那里吧。
  LCB绝大部分的资金来源来自公共基金。来自柏林市政府的公共机构资助是基础,另外项目资金来自各种不同的伙伴,以及门票收入和租金。
  作家可以申请创作假,申请资助,在这里潜心创作。
  谈谈柏林文学沙龙和我们译者相关的几个活动。一个就是Sommerakademie,我就翻译成夏季译者沙龙吧。这个项目是从2000年开始的。一般安排在每年的8月,今年是8月底到9月初。面向全球的德语文学译者,每次参加的人数大概在15人以下。这个项目也获得了德国外交部的资助,所以每次正式活动开始的第一天举办欢迎酒会的时候,德国外交部会派处长级人员到场。LCB还有一个网站。www.uebersetzercolloquium.de,提供有关申请资助和各类活动的信息、译者库和邮件交流论坛。另一个活动是每年3月的国际译者聚会,Internationales Übersetzertreffen,这个参加的人数比较多,从2004年开始的,最多30名来自世界各地的德语文学译者。这个也是博世基金会一起共同承办的,和歌德学院、Fischer基金会、瑞士文学基金会等一起合作。几天在柏林,另有几天在莱比锡。那里有一个莱比锡书展,每年评出一部大奖作品。本来我参加今年3月的活动,3月13日至20日,但一开始被拒了,后来有个人来不了了,再通知我,但我来不及签证,只能放弃,所以那个负责人说你接下来再申请,今年会有机会到德国,所以就安排我参加了Sommerakademie。第三个就是居留奖学金,由Fischer基金会和博世基金会出资,你手头正好有翻译项目,那你可以申请住在那里,可以3到4个星期那种。如果你翻译瑞士作家的作品,你还可以住在瑞士的某个地方。第四个也是跟LCB有关的项目。也是由博世基金会和LCB牵头的Grenzgänger China – Deutschland项目,这个项目之前没有给中国,也是最近几年才向中国作者开放的。如果你要写关于德国的书,根据你的项目大小,你可以申请4.000 / 6.000 / 8.000 / 10.000 / 12.000 的资助。8000欧元以上的要写明具体的资金用途。你可以到德国搜集资料图片等。但他们不负责你出书。你获得资助的首要条件是必须获得中国某出版社的出版合同。去年博世基金会主动给我发邮件,希望我申请,我倒是想好想写点什么,因为我非常喜欢柏林,对她的文化和历史非常感兴趣,我也想好了书名,《柏林的历史与文化》,但是我也稀里糊涂的,到了快到截止日期的时候才仔细看邮件,结果发现需要出版社的合同,只能放弃了。
  接下来,说说LCB的Sommerakademie,这个夏季译者沙龙究竟有哪些活动。我是第二次参加,上一次是2011年,所以说还是比较幸运。这个夏季译者沙龙活动比较Happy,不带任何任务的。就是带着耳朵听,带着嘴巴吃和喝,走走逛逛,非常喜庆的活动。前面几天安排在大本营LCB所在地。虽然活动期间有吃有喝有烧烤安排,有酒会安排,但我们主要的活动还是紧紧围绕着和文学有关的活动。
  正式开始的第一天LCB就给我们每个人准备了一大马夹袋的新书。日程安排的主要内容包括邀请专家、大学教授介绍当代德语文学。有的还列了一串最近几年出版的值得一看的书籍目录。邀请作家和诗人朗诵新书和对话。晚上的朗诵会活动是对外开放的。对外需要门票的。一般是8欧元,享受优惠的是5欧元。也有译者的交流和经验分享。这次晚上的朗诵会比较出名的Martin Mosebach,他刚出了新书,Mogador。上周文汇读书周报上发了我的一篇小文,介绍了这部作品。晚上还安排一次电影观摩。这是前三天的日程。后面两天是参观柏林的出版社。有一些小出版社,也有一些比较著名的出版社。Suhrkamp,Rowohlt罗沃特,Aufbau,可以拿到很多新书。
  待遇:来回机票,当地一周的交通卡,另外200欧元零花钱。因为有几次要在外面跑,没有餐饮安排。
 
二、汉堡德语青少年文学翻译工作坊
 
  第二个项目是德语青少年文学翻译工作坊。因为都是兄弟单位,他们和柏林方面有沟通,所以在柏林活动之后紧接着就是汉堡的活动。
  这个活动因为博世基金会赞助的,所以两次穿插对博世基金会的介绍,一次是晚上欢迎晚宴上,还有一次是第二天上午。感觉用基金会的钱就是不容易。
  具体的活动,基本上每天上午交流文本翻译。主持文本翻译讨论的Tobias Scheffel是一名法语译者,他也获得过德国青少年文学翻译大奖。下午穿插一些市区文化之旅,包括博物馆之旅,和青少年读者俱乐部成员畅谈阅读。专家介绍青少年文学最新发展。青少年文学评论。介绍青少年文学专业杂志、网站等。总的来说,时间短,行程紧凑,但信息量大。两个晚上安排了朗诵会,都是今年青少年文学奖提名作品的女作家。其中有一位最终获得了今年的大奖。详见日程表。
  待遇:提供全部食宿,但只负责最高300欧元的交通费用,不管你来自哪里。而且成功申请一次之后再无参加此活动的机会。但此后有权申请其他翻译资助项目。
  除了这个青少年文学翻译工作坊之外,和博世基金会有关的还有一个是双向翻译工作坊。这个我也可以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个工作坊有各种语种的,很多,而且在慢慢地扩大。中德文学翻译工作坊的形式和内容和刚才汉堡的情况差不多。申请时每人提交一篇3到4页的原文和译文,到时一起讨论。今年安排在台湾,好像是11月。一般是5到6个汉学家,来自德国、奥地利和瑞士,和对应的中国5-6个德语文学译者。我在2013年参加过在云南大理的活动,那次参加活动的包括北大的黄燎宇、北外的韩瑞祥等,汉学家包括两个翻译《西游记》《三国演义》的译者。还邀请了青年作家徐则臣参加介绍中国当代文学如何走出去。顺带一些采风活动,但以讨论译稿为主要内容。工作语言是德语汉语享有同等地位。
 
三、一些思考
 
  我的体会是:不自寻烦恼,自己不能改变的,就不要考虑去改变它。
  从这次交流活动,我更加深了作为译者的幸福和快乐,如何在困境中求生存。
  这次了解下来,我感觉全世界的译者都是同样的命运——贫穷。我们中国译者的处境并不比他们更差。所以别抱怨稿费收入低。靠文学翻译的稿费难以生存,我并不是说绝对无法生存,能够生存下来的是极少数,比如某些天才翻译家,他们可能活得还非常之好。由于一些非理性的商业炒作,是否存在劣币驱逐良币的嫌疑。
  因为出于好奇,我对各个国家的稿费情况很感兴趣。一页原文,稿费从2欧元(罗马尼亚),6欧元(泰国),12-20欧元(巴西,翻译使用权5年),12欧元(西班牙、斯洛文尼亚),15欧元(意大利,翻译使用权20年),30欧元(瑞典,翻译使用权10年)。
  从我认识的那些人,他们真正地喜欢翻译,喜欢文学翻译。他们不富有,但他们乐观地生活着。他们为了能够从事自己喜欢的文学翻译工作,首先必须解决自己的生存问题,那就是要给某些公司机构打工赚钱养活自己和家人。比如法律翻译,比如广告翻译,比如给药厂翻译资料,给出版社翻译一定的原版图书推荐文字等。我从他们身上学到了很多东西。我看到了他们很多人翻译的作品目录,有相当一批人翻译了很多作品,而且都是重量级作家的作品。他们非常勤奋。从和他们的交流中,我发现了有些和我翻译了同样的作品,或者翻译了同样的作家,比如Elfriede Jelinek、Herta Mueller、Martin Suter、 Christine Noestlinger。我在汉堡见到了一位来自泰国的译者,她也翻译了Ingrid Noll的Der Hahn ist tot,《公鸡已死》,我们当时马上拥抱一下,然后拍了张照片,高兴得就像见到了失散多年的兄弟姐妹一样。有一个来自前南斯拉夫的一个加盟共和国,克罗地亚,人口才区区400多万,首都叫什么,大家知道吗?对,萨格勒布。他们竟然翻译出版了托马斯·曼的巨著长篇四部曲Joseph und seine Brueder,《约翰和他的兄弟们》,1000多页,我家里有原版书。中国呢,我感到汗颜,感到羞愧。中国那么大的国家,所谓的几大文明古国之一,还有多少值得翻译的经典作品没有被译介出来。我们出版社唯利是图,如果裴老师跟出版社领导说这本德语小说非常好,值得翻译出版,领导就问,销量好吗?裴老师反问道,德语书籍的销量你认为会好吗?出版社考虑效益这个当然没错,但是否一些公共机构,一些文化基金会,像支持我们不争气的扶不起的中国国足那样去支持一下我们的文学事业,我们的文学翻译事业。我们现在都是商业化了。进了庙烧个香拜个佛,佛是真的,庙是假的,和尚也是假的。前几年我到桂林,导游带我们到一个旅游景点,一座小庙,很神秘的,必须得一个一个进,进去假和尚就说给捐500吧,我扭头就走。据说现在的假和尚白天上班,晚上走进风尘世界潇洒去了。
  由于人口少,他们翻译出版的书籍印数相对不多,比如最少的只有区区800册,一两千册也有。我们中国有13亿人口,但往往现当代的那么多优秀的德语文学作品无法出版。而且受商业气氛的影响,代理商的哄抬价格,国内出版机构的无序竞争,翻译市场并不很好,而译者的稿费在这几十年间几乎可以处于不变的状态。
  我还在柏林遇到一些青年作家,他们很穷,但他们安于贫穷的现状,他们梦想的职业就是写作,他们在为自己的理想——作家之路奋斗着,当然他们先会设法解决自己的生存问题。他们可以取得基金会的赞助,在创作开始阶段可以安心创作,他们对创作精益求精,不是胡乱瞎编。如果写一条柏林马路,写到有多少米,他们甚至可以去亲自实地查看目测丈量一番。德国犯罪小说天后英格丽特·诺尔,基本上每两年出版一部小说,200多页,顶多300多页,翻译成汉字才10万字出头,顶多不超过15万字的篇幅,但我翻译了她的四部小说,可以说书里面找不到一句多余的废话。那些年轻作家一部作品出版后可以有一定的稿费收入,另外他们可以参加各地的朗诵会,从中也有一些收入来源。当我问起其中一个作家,有没有去过中国?何时去中国时,他说他没有钱,真的没有钱,因为这是一个巨款,对他们来说。他们对金钱看得不是很重,他们对文学的热情和执著令我钦佩。
  我看到的是不同的心态。没有任何事情比你眼下做的事情更重要。而在我们这里,干什么都浮躁。今天开张的饭店明天就希望收回成本。饭店开张二三个月后眼看着生意一天天好起来,老板一看还没盈利说关就关。经常看到在我们这里,因为这个也是中国特色,大大小小的领导在开会期间在重要活动时接听电话,因为他再大还有比他更大的领导,如果他没接听重要的电话,有可能影响到他的仕途。在两个星期时间里,感觉人活得很纯粹。我们不会去谈论德国的房价涨了多少,因为房价并不是人们关注的焦点。大家交流的都是你翻译了什么书,你目前在翻译什么书,有哪些值得翻译的书可以推荐。这次在汉堡认识一个中国留学生,在Germersheim翻译学院,据说是很牛的翻译学院攻读翻译学。她讲了一通不着调的话引起了大家的反感,讲中国市场很乱,翻译没有统一的标准,或者说翻译稿酬很低。她一直在埋怨。然后她要和我聊,聊她的出路,希望从事德语文学笔译。眼高手低。这次活动结束没多久,活动主办方给她推荐给一家出版社。翻译什么呢?德国人写的普京传。出版社让她试译,她翻译了1000多字,反馈给她是差错率太多,她然后回复说都不是问题,然后跟我说,稿费怎么那么低,才65元千字,我说都是这个价。然后她说他们价给的那么低要求那么高,我不给他们翻译了。但出版社先回头她了。认为主要是这位翻译的语言风格和知识储备和这本书不相符,可能她对那段历史不是非常了解,不是很合适翻译政治人物传记这类相对严肃的书。我们中国一条马路一年可以挖上好几次。德国的变化基本上不是很多,几年前的马路,几年前的餐馆或咖啡馆,今年你再去看,还能认得出来,还在那里,还在等着你去坐坐。
  我还想和各位分享另一些见闻。德国人普遍还是很热情的。从柏林到汉堡的火车上,有一位德国女士是我的邻座,谈起自己的国家时充满自豪感,说他们的福利制度怎么怎么好。作为友好的表示,她还将一包未拆封的口香糖送给我,祝我在汉堡旅途愉快。
  有一次在汉堡坐地铁去拜访一位德国朋友。我拿着一张地图在看,有人主动上来问我去哪儿,到了某换成的车站,一个女士主动下了车,陪着我带我到另一条地铁线上去。
  还有最后一天坐地铁到机场的见闻。我提着两只托运的箱子,还有一只背包和一只大塑料袋,进了地铁。因为我一看,这是到机场去的地铁。他们就热心地跟我解释,这列车到了某个车站就分成两列车,前三节车到机场,其他三节车到其他方向去了。
  可回头一想,要是老外到了我们龙阳路磁悬浮站那里,碰到热心的黑车司机,不明就里的他们就要惨了,50元的费用他要敲诈你500元,假出租车,假的计价器,我们经常接到这方面的投诉。
  最后,我想友情提醒一下,如果大家有机会参加这样的翻译交流活动,特别是柏林的沙龙活动,一定要带上两只可以托运的箱子,每只可以托运23公斤,因为主办方和出版社会赠送大量的新书给大家。有些很好的书,我只能忍痛送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