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 码:
验证码:
说不尽的“柔巴依”
上海译协举办第二十期“上海译家谈:译家——读者文学沙龙”
2017.03.07
分享到:
  3月4日下午,由上海翻译家协会和长宁区图书馆共同举办的第二十期“上海译家谈:译家——读者文学沙龙”在长宁区图书馆举行。上海译文出版社编审、中国资深翻译家黄杲炘为到场的诗歌翻译爱好者带来了题为“说不尽的‘柔巴依’”的讲座,和大家分享了这本经典名作的中国故事。
 
 
  爱德华•菲茨杰拉德以极自由的方式从波斯文译出了《欧玛尔•哈亚姆之柔巴依集》,简称菲氏《柔巴依集》,与达尔文的《物种起源》同在1859年出版,问世之初乏人问津,但两年后被发现,受到众多文化名人激赏和推介,形成最具传奇色彩的出版奇迹。作为英国文学和波斯文学奇珍、世界文学瑰宝,在全世界有着数以千计的版本和有关的论文或专著,数以百计的知名插图家为之作画,上百名音乐家为之谱曲,从而让“柔巴依”这种我国也有的东方诗体名扬四海。“柔巴依”在东西方的传播以及登上世界文坛的经过颇不寻常,可谓文化交流史上的一段佳话。

  在中国,《柔巴依集》翻译见证了英诗汉译的百年历程,作为菲氏《柔巴依集》的译者,黄杲炘向大家介绍了这传奇性诗篇的汉译历程,自胡适起,郭沫若、徐志摩、吴剑岚、黄克孙、屠岸、黄杲炘等人都先后翻译过,已经有30多种不同译者的中译本面世,他重点分析了《柔巴依集》在中国传播的不同译本中的特点,对“柔巴依”与“鲁拜”的渊源也作了详细阐述,同时就其首创的“兼顾韵式和诗行顿数、字数”这一迄今最严格的译诗要求以及英诗汉译中格律的标准、诗歌的形式内容与意境的融合等发表了独到见解。讲座中,黄杲炘还与读者分享了自己与“柔巴依”结缘并走上翻译之路的故事。在他看来,《柔巴依集》是一本神奇的、有魔力的诗集,有着说不尽的故事,对他有着特别的意义,在落荒而走时闯进了陌生的译诗领域,也因此改变了自己下半生的生活道路。黄杲炘把《柔巴依集》视作“幸运之星”,助他走定了译诗之路,随后改行出版社当了编辑,在其翻译和出版的路上,从起点到终点都有这“幸运之星”的照耀。
 
菲茨杰拉德传颂最广的如下“柔巴依”:
 
  A Book of Verses underneath the Bough,
  A Jug of Wine, a Loaf of Bread—and Thou
     Beside me singing in the Wilderness—
  Oh, Wilderness were Paradise enow!
  开花结果的树枝下,一卷诗章,
  一方面包,一大壶陈年的佳酿——
    你也在我身旁,在荒漠中歌唱——
  啊,荒漠中,这已够得上是天堂!
 
黄杲炘模仿这首“柔巴依”,道出这诗集同他的重逢和关系:
 
  无花无果的院子里,一间陋屋;
  昏黄灯光下,几本借来的旧书;
   从中,传来了远方诱人的歌声——
  啊,柔巴依,引我走出了一条路。
 
 
  黄杲炘,上海译文出版社编审、中国资深翻译家。1982年出版《柔巴依集》,在英诗汉译中首创“兼顾韵式和诗行顿数、字数”这一迄今最严格的译诗要求。此后出版的译诗集有《华兹华斯抒情诗选》《丁尼生诗选》《坎特伯雷故事》《英国叙事诗四篇》,另有包括《英国名诗选》《美国名诗选》《英国抒情诗100首》《美国抒情诗100首》《英语爱情诗100首》《英语十四行诗选》《英语趣诗选》《英文滑稽诗300首》在内的约二十种英汉对照诗选。著有《英诗汉译学》、译诗文集《从柔巴依到坎特伯雷——英语诗汉译研究》《译诗的演进》《译路漫漫》。其中,《坎特伯雷故事》以最高得票获第四届优秀外国文学图书一等奖,《英诗汉译学》获中国大学出版社图书奖首届优秀学术著作奖一等奖。